腾讯分分彩 > 心情文章 >

金钩钩,银钩钩

金钩钩,银钩钩

  1

  爸爸妈妈闹离婚那阵儿,我和你也吵得天昏地暗。爸爸从广州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就住在二叔家,妈妈天天以泪洗面,你却很不争气地瞅空就往二叔家跑,吃那个女人给你买的糖,玩她给你买的玩具,还在别人的怂恿下喊她妈妈。

  我拖你回家,不许你喊那个女人妈妈。你哭,你闹,你理直气壮地说,爸爸就要跟妈妈离婚了,那个女人是新妈妈。我气急败坏地推了你一掌,你跌坐在地上边哭边大声地骂粗话。妈妈走过来,一人给了我们一耳光,怒气冲冲地说:“不争气的东西,你们还能在一块儿呆几天啊?”

  我不再理睬你,一个人气呼呼地收拾东西,我要跟妈妈离开这儿,回外婆家去住了。你看着我把自己的衣服、课本,作业全部放进了一个纸箱子,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你真的要走吗?”我不理你,只顾忙自己的。你说:“我以后不喊那个女人妈妈了。”我还是不理你,你又说:“我以后跟妈妈。”我说:“好,我们拉钩!”我用小手指钩住你的指头,我们一起说:“金钩钩,银钩钩,谁骗人,是小狗。”可你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。你在法庭上说你跟爸爸。

  我牵着妈妈的手要上车时,你突然飞奔过来拉住了我的衣角,你说:“姐,我跟你们一起走——”

  我冷冷地推开了你。车子开动了,妈妈大声哭喊着你的名字,你追着车子喊:“妈妈——姐姐——”车子转眼就把你远远地落下了……

  那一年,我8岁,你5岁。

  2

  半年后,妈妈带着我嫁到了离家两百多公里的益阳。继父是个菜农,我便也成了小菜农。学习的空余,学着拔草,施肥,浇水,搭架,继父很喜欢我,因为我勤快,听话,懂事。

  第二年,妈妈又生下了一个弟弟。她因为思念你而黯淡的眼神开始有了光腾讯分分彩官网彩。我看到那个小婴儿就想起了你。我开始后悔走的时候对你的冷酷。我知道了,你改变主意的原因是因为家族里所有的人对你施加了影响。你不过是一个5岁的孩子。

  小小的弟弟一天天长大,我很小心地带他,处处让着他。我想起子跟你一起度过的童年。记得每次吃西瓜,我都是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那份消灭,然后开始对你那份虎视眈眈。我说,给我吃点好不好?你说,不!每一回,我都用各种方法,使你那一份西瓜大半部分都落到了我的肚子里。

  我从来都不知道要让着你。可是现在,我懂事了,我从来都不跟小弟弟争东西。我精心地照顾着他。用他对我的依赖和爱来博取家人的欢心与关爱。别人都夸我懂事的时候,我在想,你在爸爸和新妈妈的身边,也已经变得懂事许多了吧。

  那个时候,你跟着爸爸去了广州。我好不容易从姑姑那儿问到了爸爸广州家里的电话号码,背着继父和妈妈给你打了电话。我想你,想听你的声音,你却不肯接电话。无论爸爸怎么劝,都不肯,然后,我听到了爸爸的叱喝声和你的哭声。我放下电话,跑到村头的田埂边,哭了好久。

  那一年,我12岁,你9岁。

  3

  初中毕业,我以全县第三名的成绩被重点高中录取,并可享受免除学杂费的待遇,继父说要奖励我,问我想要什么样的礼物。我鼓足勇气说我想把大弟弟接过来住一段时间。继父迟疑了,这确实是一个过分的要求。我低着头,眼泪吧嗒吧嗒落在鞋面上:“就住一星期,一星期好吗?我们已经分开8年了,我不知道他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。我只看一看他就行。”我绝望的哭声显然让继父吓了一跳,我是一个文静内向的孩子,从来没有向大人诉说自己的想法,提过要求,继父答应了让你在这儿住一个暑假,我说不出心里对他的感激。

  姑姑把你送过来的时候我正带着小弟弟翻晒辣椒,看着你慢慢地走近,我很惶恐。我已经从你身上找不到一点点童年的熟悉的影子了。我怀疑眼前这个高高的瘦瘦的小男孩不是你腾讯分分彩。早在半年前,我就从别人的口中得知爸爸因为吸毒被抓了。你的新妈妈变卖了房子和家里的一切。你被送回了爷爷奶奶家。

  妈妈搂着你大哭了一场,然后将你从里到外换了个崭新,做了好多你小时候爱吃的好菜招待你,你非常拘谨,只有继父不在的时候,你才敢动筷子夹菜,妈妈问你在那边的情况,你都说好,除了这个字,再不吐露半句别的话。

  天气特别热,我和你带着小弟弟在院子里葡萄架下乘凉。妈妈说,来吃西瓜啊!我看着一分为三的西瓜,从中拣了一块,拿给小弟弟,又拿起另一块,大口大口吃起来。你也捧起一块,小心翼翼地吃。我很快吃完,虎视眈眈地看着你手中的西瓜说:“给我吃一点好不好?”你看着我,居然很顺从地把西瓜递给我。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我多么希望再听到你稚气的一声:“不!”可是,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我变得更加听话,更加勤快。我对继父说,爸爸,你现在送我上学,等我大学毕业了,我就供小弟弟上学。继父夸我,真是个懂事的孩子,爸爸没白疼你。我趁机说:“爸爸,让大弟弟也跟我们一起好吗?将来你老了就有3个人孝敬你了。”

  继父看着我笑笑说:“你弟弟是刘家人,我怎么能把他留在我家里呢?而且,我也没有能力供养3个孩子。”

  开学的日子一天天逼近,你沉默寡言的性格一点也没有改变。跟你一起的时候,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说话。姑姑来接你了,我悄悄地塞给你20元钱,那是我攒下的零用钱。你问了我一个问题,姐姐,你更喜欢现在的弟弟还是更喜欢我。我说,我更喜欢你,现在的弟弟跟我只共一个妈妈,你跟我既是一个妈妈又是一个爸爸。

  你说,那你为什么不打他不骂他,却又打我又骂我?我说,因为我跟他只有一半亲。只有特别特别亲的弟弟才能打和骂。

  你放心地点了点头。你走的时候,又问我,我们以后还能在一起吗?我说,会的,等我长大了攒钱了,一定要把你接到我身边,我们永远不再分开。

  不许骗人!你说。好,我们拉钩!我用小手指钩住你的小手指,我们一起念:“金钩钩,银钩钩,谁骗人,是小狗。”

  那一年,我16,你13。

  4

  从那次分别之后,我又有4年时间没有看到你,你的消息却时时震撼着我。你辍学了,你偷东西了,你打架伤人了,你被管教了。我说不出心里有多痛,妈妈流着泪说,你像爸爸,是遗传。我不这么认为,我不相信我心爱的弟弟天生就是一颗坏种子。

  我专程向学校请假去劳教所看你,你不愿意见我。我等了一整天,都没有见上你。走的时候我在管教干部的跟前跪下了,19岁的女孩子,是深深懂得膝下有黄金这一点的,可是我就是那么自然地跪下了,为了你。

  我进大学时,你出狱。我一星期一封信,三天两天一个电话,苦口婆心要你走正道,好好做人。你却走火入魔迷赌博,换衣服一样换女友。我恨铁不成钢。你说,你现在想改变我已经迟了。我长成竹子了,我是笋子的时候你在哪儿呢?我愤愤地说,为什么要人家管你,成长不是你自己的事吗?你说,既然是我自己的事,你为什么又管我。我说,好,以后我再也不管你。

  你被人打伤的消息传到学校的时候,我正在期末考试。我丢下3门功课没有考,跑去了你那里。我怎能做到真正不管你。你的头被打破了,缝了二十多针,右腿也被打断。我东挪西借来的一点儿钱一个星期不到就花光了。暑假我只好在离你不远的一家酒店找了份当迎宾小姐的工作,我必须为你挣一点点药费和生活费。

  你的腿因为治疗不彻底,走路自此有些跛,你的额上也留下了3道明显的伤痕,我恨恨地说看你以后还敢乱来。你羞涩地笑:“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“谁敢轻易相信你,来,拉钩!”“金钩钩,银钩钩,谁骗人,是小狗。”我们慎重地将小指头钩在一起。

  那年,我21,你18。

  5

  大学毕业后,我开始拼命攒钱还债,供小弟弟念书。你成了一名三轮车司机,天天踩着车子满城跑,日晒雨淋,嘴里哼着流行歌曲。那天,我正在加班赶制一份策划,你打来电话,问我为什么周末都不休息。我说,为了生活!你很严肃地说,不要完全为别人而活,应该多关心一下自己。我说,好,我知道。有个弟弟关心我感觉很好。你恼火地说,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?

  我愣了一下,眼泪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立即涌上了眼眶。

  那天,是我的27岁生日。
(文/蒋英姿)